来自 东台 2019-07-17 22:59 的文章

东台的过年风俗有哪些?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旧时东台素有苏北“小上海”之称,地域广阔,人口众多。清末全县原有十场四乡,人口120万,辛亥革命以后、北伐之前,东台城几乎汇聚周边省、市的大小商号:湖南的米商、湖北的木商、江西的陶瓷商、安徽的茶商和“朝奉”(典当行的经纪人)、扬州的丝绸商和盐商、镇江的油麻商和酱醋商一并来到这里。

  始建于乾隆三十三年的东台建县尚晚,一向对外来的经济、文化并不拒绝接受,多元经济的涌入引来多元文化在这里扎根,经过一百多年的选择吸收,逐渐形成了东台地区习俗文化的特色。

  采买祭祀年货是东台人的头等大事。大户小家买年货,买多买少根据手头上金钱富余程度而定。寺街、丁公桥、关桥口直至油坊头、卢家嘴、下坝、北关桥河口一带,一进腊月便停满了四乡八镇进城买年货的乡亲们的船只;前店后住家,“人家皆枕河”,与苏南城镇经营格局一般的商店,为这座仅靠商业流通积累资金的城市提供服务。

  农民们卸下用“帮船”(有篷,不同于浙江人的乌篷船)运来的棉花、粮食,从“陆陈行”、“棉花行”里换来现洋,加入到采买年货的队伍中去。抗战前东台释、道、儒诸教兴盛全县,有八百多处庙宇宫观,数千的僧众,上万的善男信女,春节祭祀的供品、吃斋念佛的干果、山货花销无数。东台城内经营南北货的商号、店铺有数十家之多,其中同治、光绪年间彩衣街、寺街先后有吴盛茂、周祥记、刘万顺、胡春发这样较大的南北货老字号店相继在这里开业;

  三昧寺、大圣寺、泰山寺等各大丛林,仅春节蜡烛采购一项,就分别达数百斤之巨,马公桥下的梁源昌蜡烛坊成品烛供不应求,只好提供毛坯烛心供各大商号自行加工,“周振新”油漆店也为梁源昌蜡烛坊承担雕刻、绘画工艺蜡烛、龙凤喜庆烛的业务;一时间香店也因寺庙香客的需求量大而生意兴隆,寺街“刘太升”香店、海河边“柯开泰”香店繁忙景象略见一斑,最出名且有一定经营规模的莫过于“姚信和”香店了。

  一到春节买香炉、烛台的人多,也造成东台铜匠、锡匠铺多,吃铜匠、锡匠饭的人增多,笔者收藏有一副“大花”型号“东台永茂隆”锡匠铺戳记的双喜烛台,清楚地印证这一历史现实。在佛教兴盛的东台,哪怕十分贫寒的家庭为了过年祈福纳祥,也会买一副西溪土窑生产的泥香炉、瓦烛台。

  买天灯、送灶糖、旗杆斗、陈饭花、门神、喜钱,则又是旧东台城内的一道亮丽的风景。天灯用染成深红色的油纸做灯罩,上面用金纸贴印“天灯”二字,滚圆的土制灯托上插上八厘米长的红色的“拜烛”,从除夕守岁起开始点亮,夜夜如此,一直到农历正月十八结束,从不间断。

  挂在堂屋房檐下的“天灯”数目也有定规,除了“天、地、人”三个灯之外,再加这户人家男孩的数目就是这家天灯的盏数。“旗杆斗儿……陈饭花……”,“送灶糖呃、灶书哩买两张……”

  腊月十五一过,城内歌唱般的吆喝声此起彼伏,卖这类祭祀、祈年物品的小贩,都是一些城镇底层社会生活无着的贫民,他们借助“年市”,换取一点点“度命钱”。

  东台街面上的各色喜钱(花络钱)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,而宫复盛纸坊印制的版画享有盛誉,远销高邮、宝应、兴化、泰州里下河地区,内容多取“文王访贤”、“龙凤呈祥”等历史故事,还有“年年有余”、“岁岁平安”等吉祥图案,套色印刷,鲜艳夺目,官家、店铺、居民、农户均购买张贴,其中贴在大门上的门神,挂在堂屋中央的菩萨轴子却与别处不同:东台人绘制的门神尉迟敬德、秦叔宝眉宇之间多了一些慈祥,少了一些威严,而菩萨轴子上的观世音画像也显得格外的慈眉善目,充满人间烟火气息,这可能与东台这座商城充满“和气生财”的理念不无关系吧!

  东台城春节祀神祈福的糕点、糖果十分丰盛。前后街有十几家“茶食店”(对糕点糖果店旧称),甚至不起眼的地方也有店面,“五味斋”、“五福斋”、“国香斋”、“美味斋”,“贺万兴”,最出名的莫过于三家,专门经营京派糕点的清真素食的“鼎盛馆”,花样糕点、麻切、桃酥可以和淮安“西园桃酥”媲美的“麒麟阁”,“稻香村”的云片糕、嵌桃麻糕、杨酥糕也远近闻名。

  这些店家的“菊花饼”、“枣泥佛手”、“董糖”、“豆荚”、“兰花根”、“小馓子”、“冰糖酥”以及各色果子,在店堂内堆积如山,香气四溢,此时七里长街的东台城的年味更浓了。这些茶食店盛糕点茶食的包装也十分经济,一律用当地出产的柴篾子扎的筐片或用土纸袋包装,既美观又节约。这些精美的祈福祀神的糖果糕点后来被上海玉佛寺方丈真禅(东台人)带到上海,至今在玉佛寺内还可以品尝到。

  农历腊月二十四一过,家家户户买鲢鱼过年已成习俗。不管大户小家都会买两尾鲢鱼,考究的人家还喜欢买两尾血红色鲢鱼(东台人俗称“血鲢”),挂在屋檐下,待除夕晚上煮上它,摆放在堂屋香案上,讨“鲢鱼(年余)、鲢鱼(年余),年年有余”的吉利“口彩”。

  祈福纳祥是东台人过年习俗的重要内容。东台“送灶”习俗有腊月二十三的,也有腊月二十四的,没有统一的规矩。东台祭灶用品除延请“灶老爷”、“灶马”、“灶书”以外,还要摆出一盘祭品供奉在灶头上,表示对灶老爷的诚心,“送灶糖”、豆腐、茭草、茶叶、粳米,合装在一个磁盘子中,意思是用“送灶糖”甜灶老爷的嘴,遮“家丑”,上天言“好事”;豆腐,取谐音“偷富”,“茭草”剪碎整齐摆放在盘内,供上天的“灶马”享用,东台人为灶老爷准备得真周到。

  除夕中午饭一过,“装陈饭”的春节仪规便在东台城大户小家中同时上演。女主人将预先蒸熟的糯米饭分别装在两个大体上差不多大小的“陈饭盆”内,堆成馒头状,用手抹平整,饭中央首先贴着一块15×3.5厘米左右的“陈饭糕”,随着饭的坡度将“陈饭糕”蒸软贴在饭面上,糕面白底、红边框、红字:“福寿源长”“福寿双全”“金玉满堂”“天官赐福”等字样,陈饭糕上依次叠上花馒、花糕、福建橘子各一只,然后将“旗杆斗儿”、“陈饭花”分别插在这两盆饭面叠起的花馒、花糕、橘子上;“旗杆斗儿”长短根据主人堂屋室内高矮而定,它就是东台人祈年祝福的重要物件,长短大约一公尺五左右,用较粗的柴苇做立杆,外用金银五色彩纸包裹,由上而下装饰着各色微型的“喜钱”和福、禄、寿、财、喜五位仙人,四层两两相对的“八仙”在灵芝祥云的衬托下串插其间,木刻水印,栩栩如生。

  “陈饭花”约半公尺高,上面用各色彩纸剪的微型“喜钱”装饰,“喜钱”顶端以及插在“陈饭花”背后的松柏枝上都扣上染成五颜六色的白果和红枣,两盆陈饭的饭面上都嵌上南货店里卖的专门用于“装陈饭”的五色干果:红枣、黑枣、桂圆、荔枝、(染色)白果。陈饭盆安置在香案的右侧,有考究的大户人家饭盆摆放在紫檀或花梨木的雕花盆架上,以示慎重。

  “陈饭盆”也有讲究,有专门铸造的鼎铜的(铜锡合金)或紫铜的器皿,上面铸有“聚宝盆”三个大字;有“清三代”青花、粉彩的专用“陈饭盆”,也有用同治、光绪年间的祭红的“陈饭盆”或哥窑开片“碎瓷”大碗代替陈饭盆的;小户人家只要还有一口饭吃也要“装陈饭”,不过盛饭的器皿没有那么讲究罢了,为了指望来年福祉的降临,“装陈饭”成为东台人追求未来幸福的精神寄托。

  “谢神”、“辞年”、“守岁”是东台人过年习俗的重要仪规。腊月二十起,东台人就习惯性地进入“数夜”的倒记时阶段,个个逢人张嘴便说“今天二十夜”,即农历腊月二十的意思。腊月二十四“送灶日”一过,便进入实质性过年阶段,首先是“忌口”,不论大小人等,在外在内均不得口出恶言秽语,更不得说与“吉利”相左的言辞,二十五、二十六“掸尘”,即打扫室内外清洁,为祭天地神灵准备,“谢神”是第一道仪规。“谢神”即摆放猪头、鲤鱼、雄鸡(“三牲”)以及酒水祭祀天地神灵,感谢上苍恩赐,让合家大小一年太平;然后全家每人吃两只水汆荷包蛋,意思为“捧元宝”。腊月二十八烧“辞年纸”,即祭祀祖先,祷告先人祖先,祈求祖先保佑来年顺利。

  不忘先辈恩德,慎宗追远。除夕傍晚时分,是东台人一年中最隆重最神圣的时刻:大街小巷一片静穆,除了急急忙忙回家的行人之外,很少有人再往街上走动;店家纷纷上“榻子”(即上门板)“打烊”,家家户户忙着贴对联、贴花络钱;街头巷尾的土地庙内一片繁忙,大红色的天灯早早挂上,家庭主妇纷纷从家中走出来,打着灯笼上土地庙烧香,祈求土地老爷保佑来年一家大小平安,随后便听见一家家关门上闩的声响,街上不时地传来更夫敲击竹筒的声音。从腊月二十三至来年二月二这一段时间内,东台城历来有大街小巷“巡更”的“惯例”。

  东台城里吃年夜饭,守岁酒没有固定的时间,而是以全家人是否到齐为限,店家则等远路外出收账的人全部回来后才开始吃“守岁酒”,“守岁酒”成了和谐、平安、团聚、圆满的象征。吃完守岁酒,男主人便在院子里摆上水碗、糕点,焚一炉好香,请灶神降临,“下界保平安”。堂屋内“旺盆”(即铸铁的火盆)内松枝、木炭早已燃上,满屋顿时暖洋洋的,充溢着松枝的清香。

  大户人家堂屋内悬挂着当地画家周应芹、张小斋画的“天官”画像,祈求“天官赐福”,香案前的房梁二桁上挂着近三尺高的大幅红色“花络钱”(宽幅五张,窄幅六张衬在宽幅花络钱的旁边),小户人家则挂上观音、菩萨轴子,希冀菩萨保佑一家平安。

  香案前除了陈设的祭祀糕点、干果、陈饭盆之外,必不可少红天竹、腊梅、水仙三样鲜花供品,分别插装在瓶、盆中。这时女主人也忙碌起来了:煮红枣、做汤圆,男主人便在堂屋里摆放好供品,点燃起香烛纸马。祀神用的干果、糕点供品不外乎红枣、栗子、荔枝、桂圆、云片糕、麻切、桃酥、雪枣八种;“九角盒”内同时也摆放好待客的糕点。

  旧时东台城里春节一家人团聚吃茶流行用“祭红”器皿,大户小家基本上把祭红碗与祭红盖碗拿出来摆放在堂屋的八仙桌上,碗中放少许红糖备用。长辈们为小辈们准备的压岁钱也整齐地一字排开,摆放在桌上,压岁钱的封套上还摆放了几片用红纸条封上的云片糕。

  子时一到,院子里鞭炮齐鸣,堂屋内红烛高烧,香烟缭绕,一家大小挨次在神灵祖先的牌位或画像前叩头,然后恭喜新年的到来。小辈们必须先吃“开口糕”,表示一年高升、进步,然后再向长辈恭祝新年,长辈还礼给小辈压岁钱。旧时辛苦了一年生活无着的穷苦贫民,也竭力把家中打扫得干干净净,同时准备一顿再简单不过的年夜饭。旧时东台过年流传下来这么一段辛酸的民谣:“二十八,去想法;二十九,有了有;三十夜,不在家;大年初一,拱拱手”。

  《清嘉录》蔡云《吴歌》也有类似记载:“天地堪容避债台,一年积欠一宵催。店门关到质钱库,还点灯笼走一回。”这便都是底层社会人群的真实写照,其实旧时过年只是富人炫耀富裕的代名词,穷人谈不上什么欢庆、愉悦,讨债的现实逼得他们“年关”难捱啊。

  大年初一不许睡懒觉,这是东台城的旧规,大概因为东台是一座商业流通城市,商人尚勤的缘故,东台城里的人“守岁”后睡不到几个小时便又起身了。

  一家大小围坐在八仙桌旁,开始新的一年的第一次活动——“新年早茶”。旧时吃“三道茶”,餐具为祭红盖碗、祭红碗、红漆筷子。头道茶:红糖开水茶,表示红红火火,甜甜蜜蜜。二道茶:红枣茶,即“喜枣”茶,开门见喜,喜上加喜。三道茶:汤圆茶,实心无馅汤圆,实实在在,万事圆满。吃完早茶,家庭主要成员,男女主人这一天都不外出,小孩子们自由活动,外出“拜年”,讨“包喜钱”,到城里游玩;少数老年人、居士、吃斋念佛者早已在子时之前就聚集在三昧寺、大圣寺、泰山寺山门外等候“烧头香”了。

  展开全部旧时东台素有苏北“小上海”之称,地域广阔,人口众多。清末全县原有十场四乡,人口120万,辛亥革命以后、北伐之前,东台城几乎汇聚周边省、市的大小商号:湖南的米商、湖北的木商、江西的陶瓷商、安徽的茶商和“朝奉”(典当行的经纪人)、扬州的丝绸商和盐商、镇江的油麻商和酱醋商一并来到这里。始建于乾隆三十三年的东台建县尚晚,一向对外来的经济、文化并不拒绝接受,多元经济的涌入引来多元文化在这里扎根,经过一百多年的选择吸收,逐渐形成了东台地区习俗文化的特色。

  采买祭祀年货是东台人的头等大事。大户小家买年货,买多买少根据手头上金钱富余程度而定。寺街、丁公桥、关桥口直至油坊头、卢家嘴、下坝、北关桥河口一带,一进腊月便停满了四乡八镇进城买年货的乡亲们的船只;前店后住家,“人家皆枕河”,与苏南城镇经营格局一般的商店,为这座仅靠商业流通积累资金的城市提供服务。农民们卸下用“帮船”(有篷,不同于浙江人的乌篷船)运来的棉花、粮食,从“陆陈行”、“棉花行”里换来现洋,加入到采买年货的队伍中去。抗战前东台释、道、儒诸教兴盛全县,有八百多处庙宇宫观,数千的僧众,上万的善男信女,春节祭祀的供品、吃斋念佛的干果、山货花销无数。东台城内经营南北货的商号、店铺有数十家之多,其中同治、光绪年间彩衣街、寺街先后有吴盛茂、周祥记、刘万顺、胡春发这样较大的南北货老字号店相继在这里开业;三昧寺、大圣寺、泰山寺等各大丛林,仅春节蜡烛采购一项,就分别达数百斤之巨,马公桥下的梁源昌蜡烛坊成品烛供不应求,只好提供毛坯烛心供各大商号自行加工,“周振新”油漆店也为梁源昌蜡烛坊承担雕刻、绘画工艺蜡烛、龙凤喜庆烛的业务;一时间香店也因寺庙香客的需求量大而生意兴隆,寺街“刘太升”香店、海河边“柯开泰”香店繁忙景象略见一斑,最出名且有一定经营规模的莫过于“姚信和”香店了。

  一到春节买香炉、烛台的人多,也造成东台铜匠、锡匠铺多,吃铜匠、锡匠饭的人增多,笔者收藏有一副“大花”型号“东台永茂隆”锡匠铺戳记的双喜烛台,清楚地印证这一历史现实。在佛教兴盛的东台,哪怕十分贫寒的家庭为了过年祈福纳祥,也会买一副西溪土窑生产的泥香炉、瓦烛台。

  买天灯、送灶糖、旗杆斗、陈饭花、门神、喜钱,则又是旧东台城内的一道亮丽的风景。天灯用染成深红色的油纸做灯罩,上面用金纸贴印“天灯”二字,滚圆的土制灯托上插上八厘米长的红色的“拜烛”,从除夕守岁起开始点亮,夜夜如此,一直到农历正月十八结束,从不间断。挂在堂屋房檐下的“天灯”数目也有定规,除了“天、地、人”三个灯之外,再加这户人家男孩的数目就是这家天灯的盏数。“旗杆斗儿……陈饭花……”,“送灶糖呃、灶书哩买两张……”腊月十五一过,城内歌唱般的吆喝声此起彼伏,卖这类祭祀、祈年物品的小贩,都是一些城镇底层社会生活无着的贫民,他们借助“年市”,换取一点点“度命钱”。东台街面上的各色喜钱(花络钱)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,而宫复盛纸坊印制的版画享有盛誉,远销高邮、宝应、兴化、泰州里下河地区,内容多取“文王访贤”、“龙凤呈祥”等历史故事,还有“年年有余”、“岁岁平安”等吉祥图案,套色印刷,鲜艳夺目,官家、店铺、居民、农户均购买张贴,其中贴在大门上的门神,挂在堂屋中央的菩萨轴子却与别处不同:东台人绘制的门神尉迟敬德、秦叔宝眉宇之间多了一些慈祥,少了一些威严,而菩萨轴子上的观世音画像也显得格外的慈眉善目,充满人间烟火气息,这可能与东台这座商城充满“和气生财”的理念不无关系吧!

  东台城春节祀神祈福的糕点、糖果十分丰盛。前后街有十几家“茶食店”(对糕点糖果店旧称),甚至不起眼的地方也有店面,“五味斋”、“五福斋”、“国香斋”、“美味斋”,“贺万兴”,最出名的莫过于三家,专门经营京派糕点的清真素食的“鼎盛馆”,花样糕点、麻切、桃酥可以和淮安“西园桃酥”媲美的“麒麟阁”,“稻香村”的云片糕、嵌桃麻糕、杨酥糕也远近闻名。这些店家的“菊花饼”、“枣泥佛手”、“董糖”、“豆荚”、“兰花根”、“小馓子”、“冰糖酥”以及各色果子,在店堂内堆积如山,香气四溢,此时七里长街的东台城的年味更浓了。这些茶食店盛糕点茶食的包装也十分经济,一律用当地出产的柴篾子扎的筐片或用土纸袋包装,既美观又节约。这些精美的祈福祀神的糖果糕点后来被上海玉佛寺方丈真禅(东台人)带到上海,至今在玉佛寺内还可以品尝到。

  农历腊月二十四一过,家家户户买鲢鱼过年已成习俗。不管大户小家都会买两尾鲢鱼,考究的人家还喜欢买两尾血红色鲢鱼(东台人俗称“血鲢”),挂在屋檐下,待除夕晚上煮上它,摆放在堂屋香案上,讨“鲢鱼(年余)、鲢鱼(年余),年年有余”的吉利“口彩”。

  祈福纳祥是东台人过年习俗的重要内容。东台“送灶”习俗有腊月二十三的,也有腊月二十四的,没有统一的规矩。东台祭灶用品除延请“灶老爷”、“灶马”、“灶书”以外,还要摆出一盘祭品供奉在灶头上,表示对灶老爷的诚心,“送灶糖”、豆腐、茭草、茶叶、粳米,合装在一个磁盘子中,意思是用“送灶糖”甜灶老爷的嘴,遮“家丑”,上天言“好事”;豆腐,取谐音“偷富”,“茭草”剪碎整齐摆放在盘内,供上天的“灶马”享用,东台人为灶老爷准备得真周到。

  除夕中午饭一过,“装陈饭”的春节仪规便在东台城大户小家中同时上演。女主人将预先蒸熟的糯米饭分别装在两个大体上差不多大小的“陈饭盆”内,堆成馒头状,用手抹平整,饭中央首先贴着一块15×3.5厘米左右的“陈饭糕”,随着饭的坡度将“陈饭糕”蒸软贴在饭面上,糕面白底、红边框、红字:“福寿源长”“福寿双全”“金玉满堂”“天官赐福”等字样,陈饭糕上依次叠上花馒、花糕、福建橘子各一只,然后将“旗杆斗儿”、“陈饭花”分别插在这两盆饭面叠起的花馒、花糕、橘子上;“旗杆斗儿”长短根据主人堂屋室内高矮而定,它就是东台人祈年祝福的重要物件,长短大约一公尺五左右,用较粗的柴苇做立杆,外用金银五色彩纸包裹,由上而下装饰着各色微型的“喜钱”和福、禄、寿、财、喜五位仙人,四层两两相对的“八仙”在灵芝祥云的衬托下串插其间,木刻水印,栩栩如生。“陈饭花”约半公尺高,上面用各色彩纸剪的微型“喜钱”装饰,“喜钱”顶端以及插在“陈饭花”背后的松柏枝上都扣上染成五颜六色的白果和红枣,两盆陈饭的饭面上都嵌上南货店里卖的专门用于“装陈饭”的五色干果:红枣、黑枣、桂圆、荔枝、(染色)白果。陈饭盆安置在香案的右侧,有考究的大户人家饭盆摆放在紫檀或花梨木的雕花盆架上,以示慎重。“陈饭盆”也有讲究,有专门铸造的鼎铜的(铜锡合金)或紫铜的器皿,上面铸有“聚宝盆”三个大字;有“清三代”青花、粉彩的专用“陈饭盆”,也有用同治、光绪年间的祭红的“陈饭盆”或哥窑开片“碎瓷”大碗代替陈饭盆的;小户人家只要还有一口饭吃也要“装陈饭”,不过盛饭的器皿没有那么讲究罢了,为了指望来年福祉的降临,“装陈饭”成为东台人追求未来幸福的精神寄托。

  “谢神”、“辞年”、“守岁”是东台人过年习俗的重要仪规。腊月二十起,东台人就习惯性地进入“数夜”的倒记时阶段,个个逢人张嘴便说“今天二十夜”,即农历腊月二十的意思。腊月二十四“送灶日”一过,便进入实质性过年阶段,首先是“忌口”,不论大小人等,在外在内均不得口出恶言秽语,更不得说与“吉利”相左的言辞,二十五、二十六“掸尘”,即打扫室内外清洁,为祭天地神灵准备,“谢神”是第一道仪规。“谢神”即摆放猪头、鲤鱼、雄鸡(“三牲”)以及酒水祭祀天地神灵,感谢上苍恩赐,让合家大小一年太平;然后全家每人吃两只水汆荷包蛋,意思为“捧元宝”。腊月二十八烧“辞年纸”,即祭祀祖先,祷告先人祖先,祈求祖先保佑来年顺利。不忘先辈恩德,慎宗追远。除夕傍晚时分,是东台人一年中最隆重最神圣的时刻:大街小巷一片静穆,除了急急忙忙回家的行人之外,很少有人再往街上走动;店家纷纷上“榻子”(即上门板)“打烊”,家家户户忙着贴对联、贴花络钱;街头巷尾的土地庙内一片繁忙,大红色的天灯早早挂上,家庭主妇纷纷从家中走出来,打着灯笼上土地庙烧香,祈求土地老爷保佑来年一家大小平安,随后便听见一家家关门上闩的声响,街上不时地传来更夫敲击竹筒的声音。从腊月二十三至来年二月二这一段时间内,东台城历来有大街小巷“巡更”的“惯例”。

  东台城里吃年夜饭,守岁酒没有固定的时间,而是以全家人是否到齐为限,店家则等远路外出收账的人全部回来后才开始吃“守岁酒”,“守岁酒”成了和谐、平安、团聚、圆满的象征。吃完守岁酒,男主人便在院子里摆上水碗、糕点,焚一炉好香,请灶神降临,“下界保平安”。堂屋内“旺盆”(即铸铁的火盆)内松枝、木炭早已燃上,满屋顿时暖洋洋的,充溢着松枝的清香。大户人家堂屋内悬挂着当地画家周应芹、张小斋画的“天官”画像,祈求“天官赐福”,香案前的房梁二桁上挂着近三尺高的大幅红色“花络钱”(宽幅五张,窄幅六张衬在宽幅花络钱的旁边),小户人家则挂上观音、菩萨轴子,希冀菩萨保佑一家平安。香案前除了陈设的祭祀糕点、干果、陈饭盆之外,必不可少红天竹、腊梅、水仙三样鲜花供品,分别插装在瓶、盆中。这时女主人也忙碌起来了:煮红枣、做汤圆,男主人便在堂屋里摆放好供品,点燃起香烛纸马。祀神用的干果、糕点供品不外乎红枣、栗子、荔枝、桂圆、云片糕、麻切、桃酥、雪枣八种;“九角盒”内同时也摆放好待客的糕点。旧时东台城里春节一家人团聚吃茶流行用“祭红”器皿,大户小家基本上把祭红碗与祭红盖碗拿出来摆放在堂屋的八仙桌上,碗中放少许红糖备用。长辈们为小辈们准备的压岁钱也整齐地一字排开,摆放在桌上,压岁钱的封套上还摆放了几片用红纸条封上的云片糕。子时一到,院子里鞭炮齐鸣,堂屋内红烛高烧,香烟缭绕,一家大小挨次在神灵祖先的牌位或画像前叩头,然后恭喜新年的到来。小辈们必须先吃“开口糕”,表示一年高升、进步,然后再向长辈恭祝新年,长辈还礼给小辈压岁钱。旧时辛苦了一年生活无着的穷苦贫民,也竭力把家中打扫得干干净净,同时准备一顿再简单不过的年夜饭。旧时东台过年流传下来这么一段辛酸的民谣:“二十八,去想法;二十九,有了有;三十夜,不在家;大年初一,拱拱手”。《清嘉录》蔡云《吴歌》也有类似记载:“天地堪容避债台,一年积欠一宵催。店门关到质钱库,还点灯笼走一回。”这便都是底层社会人群的真实写照,其实旧时过年只是富人炫耀富裕的代名词,穷人谈不上什么欢庆、愉悦,讨债的现实逼得他们“年关”难捱啊。

  大年初一不许睡懒觉,这是东台城的旧规,大概因为东台是一座商业流通城市,商人尚勤的缘故,东台城里的人“守岁”后睡不到几个小时便又起身了。一家大小围坐在八仙桌旁,开始新的一年的第一次活动——“新年早茶”。旧时吃“三道茶”,餐具为祭红盖碗、祭红碗、红漆筷子。头道茶:红糖开水茶,表示红红火火,甜甜蜜蜜。二道茶:红枣茶,即“喜枣”茶,开门见喜,喜上加喜。三道茶:汤圆茶,实心无馅汤圆,实实在在,万事圆满。吃完早茶,家庭主要成员,男女主人这一天都不外出,小孩子们自由活动,外出“拜年”,讨“包喜钱”,到城里游玩;少数老年人、居士、吃斋念佛者早已在子时之前就聚集在三昧寺、大圣寺、泰山寺山门外等候“烧头香”了。